ID=眼珠/夏树/我也忘了还有啥
如果我没在搞弓兵,就是在让弓兵搞人

翻到一个以前的451

“呼。一直想问公司的大家系着不难受吗?十几个小时。好像命运的手扼住咽喉,蹬蹬蹬蹬~♪”

四叶环纾解深色斜纹领带长出口气,微撅起嘴干巴巴唱出那首交响曲闻名世界的四个音节。从和泉一织的角度望去,好友沐浴在微红的阳光下,俊朗清爽的五官生出几分俏皮,时光仿佛倒流回他们十七岁的时光。

方才打开天台半锈铁门朝他走来的四叶环一身款式低调、细看价格不菲的正装,规规矩矩的领带,长发剪短,刘海往后梳落几缕在眉梢,周身是淡淡的烟草味,取下金边眼镜挂在领口一脸累坏地阖上眼。无论看他多少眼一织都会怔上一怔,随意坐在角落就能吸引整间屋子视线、举手投足散发光芒的人现实中是存在的,四叶环是偶像的天才。

而这样的环如今靠在办公楼天台栏杆上,松了领带扯开袖扣,喝着前队友递来的咖啡发牢骚。

“上个月新来的家伙啊,现在还不懂怎么操作复印机,一直要我教——不是女同事啦,也不是gay。”

听者面上一红:“我又没问,不用特地解释。”

“哈哈。知道你想听嘛。都是些无聊的事无聊的人,快闷死了。有你陪陪真好。”

他盯着天际的飞机云出神,漂亮的脖子曲线落在一织眼里。领带的打法是他教的,环意外的聪明,两遍就学会了,过去喊着不会打领结只是想让某个人帮他整理的借口;眼镜是他选的,刚上班时环散发着慵懒和稚气,他想戴眼镜会显得精英些陪他挑了好久,环戴什么款式都不像上班族,他是天生的大明星啊。

曾经这样那样的担心在数月前和环再会时烟消云散。环朗笑着打招呼说好巧啊从走廊另一头走近,分别的数日长大了十岁一般,斯斯文文的,从容问他的录音情况,彻底地从高中生蜕变为男人了。直到最后环突然凑近耳畔低语吃饭时间天台见喔,一织才恍然四叶环还是他熟悉的完美糅合孩子气和荷尔蒙的人。环挥手告别,和几个同事解释是高中同学走远。

和泉一织耳畔只余剧烈的心跳声。

打那以后他对这座大厦的radio节目热心了很多,让对方制作人受宠若惊。

现在四叶环微偏着头,瘦长的手指从西服内袋夹出烟和打火机,犹豫片刻又放回去。

“一织织会骂我的,不抽了。”

“我不在也不行。”

“没办法啦,有时候。不像从前可以说保养嗓子拒绝掉。”

一织心头刺痛。

“那么辛苦。”他咬紧嘴唇试图阻止自己说下去,“回来吧。”

放弃吧,回来吧。

环咬着嘴里的吸管。

“不行。都走到这步了。”微皱的眉头展开,“小壮在国外一定比我辛苦,他那么努力我怎么能认输?”

一织垂下头用柔软的鬓发遮住表情,轻轻捶在环的上臂。

“那就加油吧。回来也没有容身之处,为了爱情惹出一堆事的大混蛋。”

环再自然不过地搂住一织的肩膀,把头靠在他喜欢的有洗涤剂芬芳的衣料里撒娇。

“对不起嘛……一织织最好了,看我丧气特地刺激我。一直找你抱怨很烦吧,明明一织织也很辛苦。最近,大家怎么样了。”
最后一句时环扬起语调,试图扫去消沉。

“都在忙。之前百前辈还开玩笑变成idolish4不吉利不如SOLO算了。希望下个月能一起活动吧。”

他们的休息时间很短暂,每周只有这么半小时。一织总担心和环的生活圈越发错开,会否有一天无话可谈,可一旦见面环总能牵引他说许多,无论是关于工作的牢骚还是关于壮五的话一直一直向他倾诉,和过去在idolish7时一样。

“差不多了。真不想回去啊。”

环重又戴上社会精英的假面,向一织开玩笑要做他的保镖送他回录音室,一织回绝并狠狠吐槽小心被认出来爆到某某报社。环双手插着裤袋跟在后面,夕阳将一片影投在他遗憾的脸上。
TBC

评论(2)
热度(3)

© 時を越え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