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重社交障,不擅长回复对不起
ID=眼珠/夏树/我也忘了还有啥
自从养了猫,人生就只剩摸鱼了

课长啊!我是兹辞你的啊!

热腾腾的锅端上来,加隆脸色一沉,小曲也不哼了。颜色和形状着实诡异了些,已看不出惨死的食材们都有谁,岩浆般翻滚的热汤淋在焦黑的肉块上,食人部落的复古感扑鼻而来。
该说不亏是哈迪斯麾下走狗吗。
那厢围了狗脚印围裙的英国厨男压低眉毛,神色凝重如临大敌,地狱犬见了也会叹息,期盼和焦虑的视线能把人射个对穿,仿佛说个不好会要他的命。加隆吞了口口水告诉自己沉住气,关水牢那几年什么东西没吃过,跟波塞冬混那会顿顿鱼翅不也挺过来了?没准只是卖相可怕,好比对面那头双足龙,外表是无处下嘴的刺、里头是任他揉捏的心。
他小心翼翼切下一小块送进嘴里。
“虽然没什么自信……加隆!你怎么了!”
男友哐当一头栽在饭桌上,拉达曼迪斯急忙跳过去揽着背把人扶起来;人在他怀里吃吃地憋笑,最后放声大笑,前俯后仰滑溜溜地好似一条鱼。
又是恶作剧。米诺斯说好看的女人都会骗人,看来男人也是如此。他擦了把虚汗,加隆问他要水。
“你渴?不是有汤么。”
拉达曼迪斯半坐在桌旁,好心盛起一勺递到加隆唇边,嗓音性感得惹人脸红心跳。(cv子安)
救命啊,雅典娜。加隆悲哀地在心中大叫,我宁可喝老哥的洗澡水。
雅典娜的声音还真在耳畔响起:加隆,你不是还有生命吗?自己选的男人,死也别后悔。
***
波总:鱼翅哪里不好?(悲愤)
老哥:你可真够笨的。吃的不是饭,是人。

评论(7)
热度(7)

© 時を越え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