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D=眼珠/夏树/我也忘了还有啥
如果我没在搞弓兵,就是在让弓兵搞人

下一集流产了,我就发了

有三个人想看这三个CP,我就一起写了。

你怎么还没被打死




周于·周黄·于黄|神枪剑客狂




周泽楷朋友圈发了条消息:快脱团了。
三小时内收到了一百多条回复,有痛哭失恋的,有八卦打探的,很多职业选手开始猜测对方是谁。
有不怕死的直接发消息at黄少天问,难道是你?你懂的。
对黄少天来说休息日一晚上没发新消息是不存在的,不巧今天他的手机坏了,找人倒腾刷机好久才修好。一打开微信就是这条at,他唰唰翻了两页看到周泽楷发的消息,评论如果能变成唾沫星子,连他也能在里面游泳了。
直接就单敲了周泽楷:你搞什么,喂喂,在吗?出来解释一下,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
周泽楷好久才回:哦
又回:忙
黄少天问:忙什么忙什么,不会是嘿嘿嘿嘿吧,那我不打扰你了/贼笑
周泽楷发来消息:打游戏 在宾馆
黄少天回复:你俩人?多久了?
周泽楷:三小时
黄少天脑中浮现他闷闷不乐的精致脸蛋,翻了个身,压抑着揭破真相的兴奋感:周泽楷,你老实交代,你男朋友是不是于锋?
过了好一会儿,周泽楷才回:/吃惊
黄少天很得意:你想问我怎么知道?废话,整个联盟只有他这SB会干这种事了。
周泽楷发来一个生气的emoji:还不是
黄少天在沙发里抱着手机直乐。
周泽楷又问:怎么办
黄少天:你主动。哪怕强上!不要怂!
周泽楷:怕他生气
黄少天:你是不是傻了?你长得那么好看,没有任何人会拒绝!
周泽楷:你呢
黄少天脑海里浮现出周泽楷模糊的脸,他在这张脸变清晰前飞快地打字:严肃点,不要乱撩。你知道他是我前男友吧,我了解,你要是不主动,一辈子都别想脱团。
周泽楷:……
黄少天假惺惺地打了个问号。
周泽楷:不知道!
无论周泽楷说出什么答案黄少天都觉得很快乐,他简直要跳起来了。
周泽楷好久都没回复,黄少天隔几分钟就翻手机,终于忍不住问:怎么样了?你不会真的去了?
周泽楷:黄少。是我。周泽楷在洗澡。
黄少天脸上一热,慌得差点把手机砸了。
于锋给他打电话,果然没接,于是用周泽楷的微信回着:不知道你会不会看,我还是说了吧。其实我一直惦记着你,觉得做朋友也不错,可是你把我拉黑了/苦笑 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,什么地方得罪你了,让你这么讨厌我。也许从来是我一厢情愿,你总是生我的气,祝你过得幸福。
黄少天火冒三丈。他打了很多字,又删删改改,最后什么也没留,冷酷地发了一个字,连标点都没有:喔
他觉得自己太帅了。
到了夜深人静,他开始后悔错过了把“你为什么会GG”的理由详细剖析给于锋打他脸的机会。下一次他再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就告诉他。黄少天这么想。
没有下一次。于锋再也没和他说话。
周泽楷和于锋的恋情长久超过了他的想象,周泽楷偶尔会发发图片,黄少天认得那是于锋的手,无名指关节上有一条不明显的疤痕。其他人只当周泽楷交往了圈外人,黄少天每天把他们的朋友圈翻一遍,发现于锋带周泽楷去的地方都是他们从前约会的。
他还是没什么进步。十分无趣。黄少天鄙视。我和他分手真是太正确了,想给自己点一百个赞。
再往后,去的地方就不一样了。登山,射击,酒吧夜场,不是于锋会想到去的地方。黄少天不愿意承认心里头不大舒服,他想,于锋和周泽楷在一块玩得比和他一起放得开。从前他们一起玩,看似是黄少天选地方,其实都迁就对方的喜好,对于他这样随性的人,照顾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是巨大牺牲了,至少他自己认为是。
他喜欢表达,但不表示他会把这些说给别人听。他太在乎脸面了,也总是很好强,觉得倾诉感情苦恼让人看到败处是一件跌份的事,打落牙齿和血吞。和于锋交往的点点忍让他不会说,对方就好似浑然不觉,让他恨得牙痒痒,又这么拖拖拉拉延续下去,让原本的快乐变成折磨,直到忍无可忍痛快了断。
因此他也无法理解,周泽楷那样一个说话不超过十个字的人,怎么能那么轻易就告诉他:失恋了。
也许惜字如金便表示他的语言是锐利的子弹,总是精准抵达靶心。
这场恋爱是他们三个人的秘密——黄少天如此认为。在大半夜接到这个电话,听着对面略带沙哑的嗓音,一刹那惊醒,泛滥的正义心给了他主动联系前男友的挡箭牌。
于锋刚处理完感情问题正忧郁,被前男友一个电话打过来轰炸:你是不是亏欠了周泽楷?你什么条件人家看上你,你怎么能委屈他?
于锋才觉得委屈。他心情不好,忍不住呛了黄少天一句:不关黄少的事吧。
黄少天听着他冷淡的语气愣在那里。
于锋永远不会明白,黄少天之所以那么问是他当初受了他的委屈。黄少天明白却偏不会改正,明明只要好好地和于锋谈谈,于锋就会试着调整自己的做法,他对喜欢的人珍重而诚恳。
我不能,黄少天想,我要让他自己明白他错了。
他总喜欢把对方和自己都撕得血淋淋,谁都不得好过。
黄少天睡不着,又去给周泽楷发消息:你怎么样,要紧不要紧,我陪你玩玩?一起骂死他。
说完觉得自己有点低级,想撤回又不好意思撤回。
周泽楷回了句:嗯
黄少天以为这场聊天结束了,谁知第二天周泽楷打了个电话:在G市
黄少天只是礼节性地安慰“陪你玩玩”,想不到对方直接来了。
来了就要接待,黄少天强打起精神去周泽楷说的酒店,一进门就被若有若无的酒气抱住。周泽楷的温度不高,软软地压着他像个受伤的女孩,黄少天想拍拍他的背回他一个拥抱,如果不是在床上。
你长得那么好看,没有任何人会拒绝。
不会吧。他心跳得厉害,他好像真的无法拒绝。
他到底是个冷静的人。战场上能近乎残酷地忍耐,情场自然做得到。
黄少天给周泽楷盖了被子,问了手机密码,打电话给于锋:他实在不想把于锋从手机黑名单里放出来,怕再也不会放回去,他知道自己会找一百种理由。
周泽楷的手机密码是于锋的生日。
他知道于锋正在老家办事,于锋也很快到了酒店,看到周泽楷没事放下了心,黄少天把事情说得多严重似的。但他没向黄少天抱怨,反而是有些感激,感激黄少天第一时间想到的人是他。
幸好他没有说,否则黄少天一定无情地嘲笑他自作多情,叫你不过是因为你们谈恋爱的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
因而黄少天也不会知道,于锋早就和蓝雨几个前同僚说过了,在对方八卦地来问时。他不会主动晒恩爱,只有蛛丝马迹的一句两句,下雨了,多穿衣服,比赛加油……就像他从前在蓝雨和黄少天在一起时。
隔天早上离开酒店时,前台几个小姑娘装作正经,却忍不住往他们身上瞟,三个男人开房挺少见的。他们慢悠悠地逛过大半个城市,谁也不提感情的事,玩了一整天。
末了帮周泽楷订了回去的机票,三个人一起在机场等。周泽楷睡着了,黄少天和于锋一左一右地挨着他,黄少天不想说话,可他怎么忍得住不回答?尤其对方是于锋。
黄少最近怎么样?
挺好的。
快七月份了吧,你家狗应该去打针了,记得别耽误。
黄少天忍不住地烦躁,克制着往周泽楷身上靠:打了打了,早上发朋友圈了啊。
于锋迟疑了一下,柔和地道:你屏蔽我了呀。
黄少天故作爽朗:哎不好意思,我忘了。
说着他举起手机,放到于锋看得到的地方,把屏蔽取消。
于锋愣愣地,他发现他还是不懂怎么和黄少天相处,他们的对话很难继续,总是他努力起话题,黄少天的回答慵懒而敷衍,或是极为生硬,仿佛他很没趣——明明和随便谁都聊得热火朝天。
周泽楷虽然话少,却总是认真接他的茬,附上好看的笑容,使人觉得让他快乐,被他喜欢。他才发现黄少天和他在一起时很少笑,不是在叮嘱他复盘的细节,就是在抱怨不开心的事。他愿意做个倾听者,可是黄少天总是生气和埋怨,让他挫败。
自己不能让黄少开心吗?白天周泽楷清空了抓娃娃,黄少天笑得比小孩还起劲。的确,和周泽楷相比,自己又闷又没意思。
他们就是这样不合适。譬如黄少天只和于锋说烦心事,譬如于锋的闷恰好是令黄少天舒适的步调,明明是相配的性格,却徒让对方心烦,谁也无能捅破这一团混沌的壁垒。
周泽楷的手突然抓住了黄少天,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握回去,昏昏沉沉地想,你左拥右抱,岂不美哉……
最后是于锋把他们叫醒,黄少天看着于锋抽出被周泽楷握着的手,把藏在外套下相牵的手也挣开。周泽楷面不改色地揉揉眼睛,向他们告别,独自上路。
他们两个站在空旷的候机厅。
“一起吃个晚饭吗?”
黄少天觉得这主意不错,可以顺便和于锋聊聊天,说说话,他很喜欢和他说话……
“不了,晚上约饭了。”
最终他还是找了个借口。
“再见。”
“嗯,再见,路上小心。”
他好想说,于锋,你怎么这么婆妈?
如何斟酌语气都显得像撒娇,便点点头,说好。
手机响了,周泽楷发来个失望的表情:你拒绝了
黄少天大笑,梗在心口的浆糊一扫而空:哈哈哈哈!那他呢?
周泽楷:……也拒绝
黄少天:我们蓝雨出来的人比较奇葩,不信你换个人试试。
空姐温柔的声音响起,周泽楷关机往后躺,心中点着蓝雨出身的人,跃跃欲试。

评论(9)
热度(29)

© 時を越え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